Archive for 八月, 2006

少年听雨歌楼上

是谁和谁的心 / 刻在树上的痕迹 / 是谁和谁的名 / 留在墙上未曾洗去 / 是谁给谁的信 / 藏在深锁的抽屉 / 是谁和谁的身影 / 留在泛黄的相片里 ——周治平《青梅竹马》

有一个深夜,听着音乐躺在床上一直没能睡去,在黑暗中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家里的小庭院。我记得父亲在小庭院的南面开了两行地,种了一些蔬菜;庭院的北面与东面的角落边搭了一间小小的房子,用来做储藏室;储藏室的门开在西面,门前搭了一个葡萄架,葡萄的枝藤蔓延着,夏天的时候可以在葡萄架下乘凉;在东面的地与储藏室之间我种了三株桃树,每到春天三四月间,桃花盛开,我放学回家放下书包第一件事便是到桃树去看桃花。后来,我又把其中两株桃树搬迁去了外婆家的后院,外婆家在郊区,后院有一条河经过,河边还有两株梨树,也不知道是何年种的,好像在我父母结婚前早已经有的了。河边还有几株樱桃树,樱桃成熟的时候,可以摘来吃。梨也是。在我搬迁过去的桃树边上,有一棵很大的芭蕉树,也会长出小小的那种香蕉,但好像从来都是不吃那些小香蕉的。其实我很想在家里的小庭院里开出一条小小的人工小河沟,可以感觉那种隔岸观桃花的景象,但父亲未置可否,最后直到我们搬离那边也没有实现我这少年的小小梦想,心底总有些许的遗憾。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