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07

呼吸,涌过耳边

臂膀拥抱过谁的身体,微闭着的双眼。脉搏留在气息的余音里。唇边婉转急落静如流年,细碎发梢碰触的侧脸。呼吸涌过耳边。

纠缠着的空气,暖在微弱橙色光线的暗影罅隙之间。指尖滑落的声音,间歇而延绵。馨香弥漫眼睛,像微笑中开出的花在夜半风声里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