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存档

呼吸,涌过耳边

臂膀拥抱过谁的身体,微闭着的双眼。脉搏留在气息的余音里。唇边婉转急落静如流年,细碎发梢碰触的侧脸。呼吸涌过耳边。

纠缠着的空气,暖在微弱橙色光线的暗影罅隙之间。指尖滑落的声音,间歇而延绵。馨香弥漫眼睛,像微笑中开出的花在夜半风声里轻语。

少年听雨歌楼上

是谁和谁的心 / 刻在树上的痕迹 / 是谁和谁的名 / 留在墙上未曾洗去 / 是谁给谁的信 / 藏在深锁的抽屉 / 是谁和谁的身影 / 留在泛黄的相片里 ——周治平《青梅竹马》

有一个深夜,听着音乐躺在床上一直没能睡去,在黑暗中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家里的小庭院。我记得父亲在小庭院的南面开了两行地,种了一些蔬菜;庭院的北面与东面的角落边搭了一间小小的房子,用来做储藏室;储藏室的门开在西面,门前搭了一个葡萄架,葡萄的枝藤蔓延着,夏天的时候可以在葡萄架下乘凉;在东面的地与储藏室之间我种了三株桃树,每到春天三四月间,桃花盛开,我放学回家放下书包第一件事便是到桃树去看桃花。后来,我又把其中两株桃树搬迁去了外婆家的后院,外婆家在郊区,后院有一条河经过,河边还有两株梨树,也不知道是何年种的,好像在我父母结婚前早已经有的了。河边还有几株樱桃树,樱桃成熟的时候,可以摘来吃。梨也是。在我搬迁过去的桃树边上,有一棵很大的芭蕉树,也会长出小小的那种香蕉,但好像从来都是不吃那些小香蕉的。其实我很想在家里的小庭院里开出一条小小的人工小河沟,可以感觉那种隔岸观桃花的景象,但父亲未置可否,最后直到我们搬离那边也没有实现我这少年的小小梦想,心底总有些许的遗憾。 阅读全文

红。像蔷薇任性的结局。

好久没写乐评,1996年发行的唱片《红 张国荣》的乐评,应邀而写。

1995年6月9日,阔别乐坛多年的张国荣正式签约台湾滚石唱片公司,宣布复出歌坛。当年7月7日推出唱片《宠爱》,唱片内收录了张国荣曾主演过的六部电影的歌曲,唱片推出首日,即登上香港IFPI销量榜。此唱片在香港的销量达到30万张,而全世界的销量更达到200万张以上,IFPI机构根据IFPI销量榜的数字统计,《宠爱》在1995年的IFPI香港十大销量唱片中位居第一,而这张唱片的销量更是占了滚石唱片公司当年全年度唱片销量营业额的15%之高。张国荣也表示希望每年的7月7日发行全新唱片,后因唱片制作延期,于1996年11月26日,张国荣推出全新粤语大碟《红》,此张唱片的封套恰如主题,只有一片汪洋的红色,内页中几张黑白动感迷离的照片,在红色封套的背影后妖娆而孤独,犹如荒原中独自盛放的罂粟花。同年12月12日,张国荣再次踏上香港红磡体育馆的舞台,拉开了张国荣“跨越九七”世界巡回演唱会的帷幕。

如果说,一张唱片拥有繁华、艳丽而荒凉的梦境;如果说,一张唱片拥有时尚、坚决而傲然的生命;如果说,一张唱片拥有坦荡、恣意而孤独的灵魂,那么《红》当之无愧。刹那角落的转弯,盛放满目的红。 阅读全文